20o5年排列三走势图
用戶名:
密 碼:
還不是會員?請注冊!!!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用戶名: 密碼:

面對磕磕絆絆,歐盟抗除草劑作物草甘膦增幅或仍將超過800%

發布時間:2016-04-11 來源:《農藥市場信息》傳媒 作者:張悅

20世紀90年代末開始,美國農民就在廣泛種植轉基因棉花,這種棉花通過基因改造,能夠耐受除草劑草甘膦。美國孟山都公司在將這種除草劑推向市場時,所使用的商品名為“農達”(Roundup)。剛開始,轉基因作物加除草劑的方法十分有效,但到2004年,在佐治亞州的一個縣,人們發現了對草甘膦具有抗性的長芒莧,而截至2011年,這種長芒莧已經散布到76個縣。2007年,草甘膦的全球使用量為20億磅,其中近四分之一——5.31億磅灑在了美國的土地上。


2011年,美國的耐草甘膦雜草的感染面積已經超過了810萬公頃。目前,美國所種植的95%的大豆和棉花以及超過85%的玉米作物為轉基因抗除草劑品種。美國的許多種雜草已對除草劑產生抗藥性,美國南部86%的玉米、大豆和棉花種植者面臨雜草抗草甘膦或其他難以控制的問題,中西部也有61%的農民受到同樣影響。研究表明,美國近2800萬公頃大豆、玉米和棉花作物面臨抗性雜草問題,相當于美國三種作物種植面積的28%。研究人員在總共148 種能耐受任何類型除草劑的雜草中,已經確定有14個不同的物種能夠抗草甘膦。因除草劑草甘膦的過度使用導致抗性雜草的進化,威脅到了轉基因玉米、大豆、油菜和其他轉基因耐草甘膦作物的可持續發展。


美國農學家日前表示,超級雜草對草甘膦除草劑的抵抗能力已經令中西部地區輪作作物種植戶疲于應對雜草。


盡管草甘膦是一種相對比較溫和的化學產品,但隨著雜草的抗性升級,農民發現越來越無法用草甘膦來防除雜草,防除超級雜草正變得越來越困難,用于防除超級雜草的除草劑需求量每年都有明顯增加。因此,轉用毒性更大的除草劑來除草,將導致由種植轉基因作物給環境帶來的好處幾乎被抵消殆盡。


研究發現,與業內人士宣稱的轉基因作物可減少破壞性化學制劑的使用相反,在美國種植的棉花、大豆和玉米三種抗除草劑轉基因作物上,因除草劑抗性雜草激增已導致除草劑的用量大幅增加。2008年轉基因作物上的農藥用量比傳統品種高出26%。同時,一些更早、更具破壞性的化學制劑的使用也變得更加廣泛,這引發了人們對環境和公眾健康的極大擔憂。


2010年,巴西轉基因種植面積居世界第二位,種植的轉基因作物面積達2540萬公頃。其中,1780萬公頃種植的是孟山都耐草甘膦大豆,創下了種植率75%的記錄。2014~2015作物季,巴西轉基因作物種植面積增加了3.9%4220萬公頃,其中轉基因大豆種植面積達2910萬公頃。大豆、玉米和棉花作物的轉基因技術總采用率為89.2%,估計至少30%的巴西大豆種植面積(約900萬公頃)面臨抗性雜草問題,主要聚集地區橫跨至少八個州(巴拉那州、圣卡塔琳娜州、南里奧格蘭德州、南馬托格羅索州、馬托格羅索州、戈亞斯、圣保羅和米納斯吉拉斯州)。研究人員已經在總共33種能耐受任何類型除草劑的雜草中,確定了其中的6種能耐受草甘膦。巴西大豆農業研究公司研究員Fernando Adegas指出,這些雜草在田間出現后,即使數量很少也具有高度的損害風險。例如,小白酒草(小蓬草屬)在平均每平方英尺的土地上長到六英尺高時,就足以令大豆產量減產50%。種植轉基因大豆的唯一好處在于降低了農民對于作物的管理難度,以前需要用多種除草劑才能解決的雜草問題,現在只要使用草甘膦一種除草劑就能解決,但使用的劑量明顯加大,問題也隨之而來,草甘膦的大量使用加劇了雜草耐藥性的產生,導致農民需要使用更毒的除草劑來控制雜草。在巴拉那州,2005~2007年間,百草枯(Paraquat)和2,4-D的使用量分別增加了85%52%


西圣保羅大學研究人員Pedro Jacob Christoffoleti教授指出,美國的抗性問題也凸顯了巴西草甘膦抗性雜草增多的問題,但目前還沒有太多的方法來防除這些雜草。


在阿根廷,草甘膦抗性雜草的出現越來越頻繁,迫切需要采用新的管理技術和作物保護產品以避免抗性問題的加深。


玻利維亞種植了孟山都的抗農達大豆后,農田出現了抗農達的雜草,這又加大了對農達的使用。

 

總的來說,與工業規模種植的傳統農作物相比,抗除草劑的轉基因作物對環境的破壞還是較小。英國一家咨詢公司PG Economics調查發現,在1996年到2011年期間,由于種植抗除草劑的轉基因棉花,除草劑的使用量減少了1550萬千克。這就是說,比起純粹種植傳統棉花,轉基因棉花的種植使除草劑的總用量減少了6.1%。現在的問題是,轉基因作物帶來的這些益處還會維持多長時間。


雖然抗除草劑作物在使用的前幾個年頭表現非常好,但過分依賴它們可能導致雜草群落的改變以及抗性雜草的蔓延,這迫使農民增加除草劑尤其是草甘膦的用量以及頻率,增施那些更早、具有更高風險的農藥。


在加拿大,轉基因作物的種植導致農藥使用密度和強度不斷增長,每英畝的農藥應用量與前轉基因時代相比,增長了25%左右,主要源于草甘膦除草劑應用的增長。


巴西Fiocruz研究員兼毒理學家Karen Friedrich認為,有關轉基因作物減少農藥使用的說法具有誤導性,轉基因作物在巴西的大幅種植顯著提高了該國農藥的使用量。2005年至2011年間,農藥平均使用量從7公斤/公頃上升至10.1公斤/公頃,增長了43.2%


轉基因作物中85%都是具有耐除草劑性狀的,除草劑的銷量從2006年的27.92萬噸增長到2011年的40.36萬噸,增幅達44%;殺菌劑的銷量更是增長達三倍,殺蟲劑的銷量也增長84%。以抗草甘膦的轉基因大豆為例,目前農田里草甘膦的使用量反而成指數增長。假設抗2,4-D的轉基因種子在巴西獲得批準,估計2,4-D的使用量將增長30倍。


一家位于布魯塞爾的農業預測機構預測稱,歐盟2012~2025年用于抗除草劑轉基因玉米、大豆和糖用甜菜的草甘膦的增幅將超過800%。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帕克校區的植物生態學家David Mortensen在一項研究中預計,由于轉基因作物的種植,2025年全美的除草劑用量將從2013年的1.5千克/公頃增加到3.5千克/公頃。美國動植物衛生檢驗局承認,廣泛使用轉基因種子,確實可能使雜草發展出對除草劑的抗藥性。該機構因此建議農民采取多樣化的種植策略,來盡量推后雜草出現抗藥性的時間。

(本文節選于第9期《農藥市場信息》雜志)


編輯人員:朱蓓蓓
相關文章推薦

游客可直接評論,建議先注冊為會員后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0個字符

以上評論僅代表會員個人觀點,不代表中國農藥網觀點!

查看全部評論
  • 熱門評論
  • 最新評論
回復
回復內容
保存 關閉
20o5年排列三走势图 五星必出一码 3d字谜一句定三码最准 北京时时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计划公式 2011年七星彩开奖全部 新国际时时彩 15选5在线过滤器 一分钟赛车计划pk精准 重庆时时彩视频直播器 重庆时时彩推荐分析网站